苹果高层史无前例大换血:12大部门14位关键继任者首次曝光

编译 | 庞小春 编辑 | 云鹏 智东西5月13日消息,苹果高层又又又要动荡了!没错,苹果一年多接连出走十余位高管后,或将再次迎来新一轮高层大换血,十二个核心部门的关键候选人,陆续浮出水面,包括CEO库克在内,苹果或将迎来“新老交棒”的关键时期。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目前正面临严重的“接班人挑战”,不光是库克需要找到自己的接班人,苹果高层有很多人年龄与库克相仿,这意味着苹果可能会面临同一时期多位高层领导同时卸任的问题,如何给各个重要部门物色合格的新领导者,是苹果必须要面对的难题。 彭博社记者马克...


编译 | 庞小春

编辑 | 云鹏

智东西5月13日消息,苹果高层又又又要动荡了!没错,苹果一年多接连出走十余位高管后,或将再次迎来新一轮高层大换血,十二个核心部门的关键候选人,陆续浮出水面,包括CEO库克在内,苹果或将迎来“新老交棒”的关键时期。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目前正面临严重的“接班人挑战”,不光是库克需要找到自己的接班人,苹果高层有很多人年龄与库克相仿,这意味着苹果可能会面临同一时期多位高层领导同时卸任的问题,如何给各个重要部门物色合格的新领导者,是苹果必须要面对的难题。

彭博社记者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发文分析了可能成为苹果运营、财务、总法律顾问、软件工程等十二个重要部门的下一任候选人,纵观这些候选人,可以说是卧虎藏龙。

此前,古尔曼已发表文章分析了苹果的硬件工程主管约翰·特努斯(John Ternus),特努斯工作能力优秀,且未来任职时间较长,是最有可能接替蒂姆·库克(Tim Cook)成为苹果下一任CEO的人。

另外,最近苹果最资深的设计师之一邓肯·克尔(Duncan Kerr)已经离开公司。至此,苹果所有主要的工业设计师均已离开,古尔曼预测不久后将会有更多人离职。

对于苹果来说,高层大换血,山雨欲来。

一、十四位继任者浮出水面:有乔布斯时代“遗老”,还有Vision Pro工程师

苹果的高管团队是一个紧密团结的整体,十多年来几乎没有发生过变化。这个被内部称为“ET”的团队中有许多人年龄相仿,与CEO库克相差无几,并且这些高管的任期即将结束,这意味着苹果内部进行大范围调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除了公司CEO,负责工程、营销、服务、财务和其他职能的副手对苹果的成功同样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更为重要。以下是古尔曼对这些重要部门的下一任候选人的分析:

运营部门:该部门可能拥有底蕴最深厚的潜在继任者。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自2015年以来一直担任首席运营官,他的最高副手、高级副总裁萨比·可汗(Sabih Khan)成为目前可能性最大的接任者。在设计师乔尼·艾维(Jony Ive)离开公司后,可汗于2019年接替了艾维的职位,在苹果的高管团队中任职,这也使可汗拥有了接任首席运营官的内部渠道。

可汗负责监管整个供应链,即使把AppleCare支持部门交给他也不为过。如果可汗获得晋升,那么普里亚·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Priya Balasubramaniam)就几乎锁定了苹果下一任高级运营副总裁的位置,而且很有可能成为苹果未来的首席运营官。但目前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威廉姆斯退休后,苹果将如何安置设计团队,因为目前各个工业设计师直接向威廉姆斯汇报工作。

财务:自2014年接替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以来,卢卡·梅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负责苹果的财务工作,其接任者最有可能是财务副总裁凯文·帕雷赫(Kevan Parekh)。梅斯特里于2013年加入苹果,担任公司财务总监一职,公司内部人员认为他有能力胜任首席财务官一职,但梅斯特里一直在培养帕雷赫最终接任。虽然帕雷赫的名字并不出名,但他是苹果的重要高管,经常直接向库克汇报重要的财务和销售事宜。帕雷赫最近还接替了前苹果高级财务主管萨奥瑞·凯西(Saori Casey)的职位,这表明他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总法律顾问:凯特·亚当斯(Kate Adams)于2017年加入苹果,她已经成为公司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法律顾问之一,其副手凯尔·安迪尔(Kyle Andeer)和沃特鲁斯(BJ Watrous),都有可能继任这一职位。这是一份要求很高的工作,也是苹果内部罕见的由公司外部人员担任的高级职位。

软件工程: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自2012年以来一直担任苹果的最高软件主管,他的第二号人物和最终继任者很有可能是塞巴斯蒂安·马林诺(Sebastien Marineau)。在库克的第一次管理层大调整期间,费德里吉接替了原iOS负责人斯科特·福斯特尔(Scott Forstall)。目前来看,费德里吉似乎不会很快离开,其继任者马林诺目前负责iOS的多项功能,包括小部件、主屏幕和隐私。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负责苹果部分底层软件技术的乔恩·安德鲁斯(Jon Andrews)会更合适。

硬件工程:如果此前被盛传接任库克的特努斯真的出任苹果CEO,那么他所领导的硬件工程团队将会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特努斯有几位重要的副手,包括凯特·贝格隆(Kate Bergeron)、德尼兹·特奥曼(Deniz Teoman)和尤金·金(Eugene Kim)。在特努斯的直接下属中,大多数人认为金和贝格隆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但也有一些人认为,特努斯的继任者最终应该是迈克·罗克韦尔(Mike Rockwell)。罗克韦尔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工程师,刚刚推出了Vision Pro。如果这款XR头显最终能够获得成功,他的知名度也会随之提高。然而,特努斯和罗克韦尔之间的关系岌岌可危:特努斯并不是Vision Pro的支持者,罗克韦尔也从来没有直接向他汇报过工作。

▲约翰·特努斯(图源:Christoph Dernbach/Getty Images)

硬件技术:硬件技术部门现任主管为乔尼·斯鲁吉(Johny Srouji),部门内部人士认为,负责苹果所有设备芯片的斯里·桑塔纳姆(Sri Santhanam)最终会接任。斯鲁吉在管理硬件技术部门方面很有权威,比许多高管更受人尊重,其地位似乎无法取代。但古尔曼猜测,斯鲁吉在将调制解调器芯片推向市场后,他很可能会离开苹果。

市场营销:格雷格·乔斯维克(Greg Joswiak)自2020年接替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以来,一直负责管理市场营销部门。他的副手是鲍勃·博彻斯(Bob Borchers),负责监督苹果所有产品的市场营销。如果乔斯维克在未来离职,博彻斯将挺身而出。在2009年离开苹果之前,博彻斯一直负责iPhone的市场营销,2019年,他重返苹果。博彻斯比乔斯维克年轻几岁,而且公司还有一个更长期的接班人,负责iPhone营销的副总裁凯安·德兰斯(Kaiann Drance)。

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部门现任主管为约翰·吉安南德雷亚(John Giannandrea),目前并没有真正的顶级副手可以接替他。吉安南德雷亚于2018年加入苹果公司,人工智能职位主要是为他设立。随着业界最近对人工智能的痴迷,他的角色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如果吉安南德雷亚的副手没有及时出现,一些人认为苹果最终会将人工智能部门重新归入软件工程部门。另一种可能是由非人工智能软件高管接任。在这种情况下,副总裁凯文·林奇(Kevin Lynch)是最佳人选。

▲凯文·林奇(图源:Brittany Hosea-Small/AFP/Getty Images)

零售:自2019年以来,迪尔德丽·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一直负责管理苹果的零售业务。自从去年将人力资源职责交给新任首席人事官卡罗尔·赛弗斯(Carol Surface)后,这项工作就成了奥布莱恩唯一的职责。

除了奥布莱恩,苹果历史上只有几位零售主管: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约翰·布劳伊特(John Browett)和安吉拉·阿伦德茨(Angela Ahrendts)。约翰逊是苹果零售连锁店的先驱,他在2011年离职时,对苹果造成了打击。布劳伊特是一位外来者,他是库克首次花大手笔聘用的人,但他几乎刚上任就失败了。另一位局外人阿伦德茨度过了苹果历史上动荡的五年。

目前,苹果没有任何明显的零售部门高管继任者,这意味着当奥布莱恩离开时,苹果可能会再次寻找局外人。奥布莱恩在苹果工作了三十多年,比库克任职时间还要长。奥布莱恩离职后,凡妮莎·特里古布(Vanessa Trigub)可能会临时管理该小组。

服务:这是艾迪·库伊(Eddy Cue)的工作领域,他负责管理大量的资产。该部门包括TV+流媒体平台、音乐、地图、苹果卡、iCloud、Fitness+、Final Cut Pro等应用程序,以及搜索广告和Apple Pay。此外还有工程设计、界面设计和营销组织。

在苹果公司,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库伊成为负责这些领域的高级副总裁。相反,苹果会将库伊的职责分为娱乐和服务两个部分,由奥利弗·舒瑟(Oliver Schusser)负责娱乐,杰夫·罗宾(Jeff Robbin)在目前负责工程的基础上增加应用、iCloud和地图方面的工作。作为这一转变的一部分,苹果可能会提拔这两位高管,更干脆的做法可能是提拔舒瑟,然后将罗宾的部门调到最高软件高管费德里吉之下。

▲右边为奥利弗·舒瑟(图源:Johnny Nunez/WireImage/Getty Images)

App Store和苹果活动:当席勒辞去营销主管职务,让乔斯维克担任该职位时,席勒担任了一个不同的角色——负责App Store和活动的苹果研究员。当他离开后,苹果活动部将被纳入营销或传播部门。对于App Store,苹果可能需要更加谨慎。如果苹果将该团队整合到其软件工程或服务部门中,监管机构可能会反对。因此,该部门可能会保留自己的领导人。但问题是,席勒没有明显的继任者来接管该团队,而且苹果内部也没有人具备他的跨职能能力、地位或运营知识。有人称他几乎是不可替代的。值得庆幸的是,在看到监管机构试图解散App Store后,席勒似乎愿意留下来继续战斗。

环境、政策和社会倡议: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担任这一职务已有十余年,她的职位不会轻易被人取代。作为前政府官员和前环境保护局局长,杰克逊非常适合管理环境、政策和社会倡议部门。拥有这样履历的人很难找到,因此苹果很可能会拆分杰克逊的工作,并将其工作分配给多个人。杰克逊退休后,环境和供应链创新副总裁莎拉·钱德勒(Sarah Chandler)将领导生态工作。至于政府事务,古尔曼认为可以从华盛顿招聘一名高级官员,比如前总统内阁成员。

二、设计团队面临人才老大难,库克接班人充满不确定性

苹果最新一位离职的员工是设计师邓肯·克尔(Duncan Kerr),他于1999年加入苹果公司,是苹果公司现存最资深的设计师之一。古尔曼预测,科尔离职后,未来将会有更多人离职。

2019年,乔尼·艾维(Jony Ive)离开苹果时,有人预测其设计团队会出现一些人员流失,但不会是整个团队的流失。然而事实是,目前苹果的主要工业设计师以及一大批用户界面设计师基本都已离职。他们中的一些人创办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其余人则跟随艾维去了他的设计公司LoveFrom。

▲乔尼·艾维和库克(图源: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在艾维主要团队的二十多人中,只有三人留任副,分别是总裁理查德·豪沃斯(Richard Howarth)、莫莉·安德森(Molly Anderson),以及相对来说算是新人的本·沙弗尔(Ben Shaffer)。众所周知,豪沃斯在苹果的角色很特殊,他一年中的某些时间都在东海岸工作,他可能无法像设计团队鼎盛时期那样与团队紧密合作。

目前围绕着苹果的设计以及该设计团队对下一批产品的影响,还存在着很大的疑问。许多人不禁要问,苹果目前的组织结构能否长期有效?古尔曼认为,苹果需要招募一位新的设计领导者,一位能够真正引领后艾维时代的人。如果不能,苹果应该寻找一家外部设计公司来帮忙。

在十二个重要部门的高管中,首席运营官威廉姆斯曾被视为下任苹果CEO候选人,并且早在几年前就已成为库克继任者的首要人选。

2015年,库克任命威廉姆斯为苹果的首席运营官,同年,威廉姆斯将库克时代的第一个主要新产品Apple Watch推向市场。四年后,他又担任硬件和软件设计负责人。

▲威廉姆斯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商店里与顾客聊天(图源:彭博社)

但威廉姆斯今年已经61岁,只比库克小两岁,公司内部人士认为,威廉姆斯现在不太可能成为新的长期CEO,苹果董事会可能希望一位像库克和乔布斯那样能够留任至少十年的高管。所以硬件工程主管特努斯更有优势。

结语:如何平稳管理层的“大换血”,成苹果未来的重大考验

目前苹果公司的高层管理团队皆由任职多年的老将组成,随着他们的任期接近尾声,公司高层势必将迎来大换血。再加上资深设计师科尔的离职,截至目前,艾维时代的设计师几乎全部离开。

对于苹果来说,无论是设计师离职,还是高层卸任,都有可能会面临一系列的内部和外部挑战,诸如设计理念的延续、团队未来的稳定性、市场和消费者的信心等。但与此同时,也有可能带来一些新的发展机遇。



相关资讯